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贾跃亭破产,我的钱彻底没戏了

[复制链接]
查看57 | 回复0 | 2019-10-18 19: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字母榜 · 7 小时前
仇恨或留恋,贾跃亭还在影响他们的生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字母榜 "(ID:wujicaijing),作者 杨雅倩 谭宵寒 王雪琦 王亮,36 氪经授权发布。
P2P交流-投资理财贾跃亭停业,我的钱彻底没戏了理财平台(1)
贾跃亭又回到了大众视线之中。10 月 13 日,他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按照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的说法,如果顺利的话," 下周回国贾跃亭 " 就要从调侃变成现实。然而,这也意味着,债主们拿回欠款的盼头行将破灭。
贾跃亭一手搭建的乐视帝国早已分崩离析。乐视网鼎盛时期市值曾高达 1700 亿,现在跌得仅剩 67 亿,从今年 4 月 26 日停牌至今。根据 10 月 14 日发布的公告,2019 年 1-9 月,乐视网预计亏损 101.97 亿元 -102.02 亿元。
贾跃亭在美滞留了 830 多天,消息一直不断,大多与 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 FF)有关,据统计,截至今年 4 月,贾跃亭已经为 FF 累计融资 37.25 亿美元。
虽然负债累累,但在 10 月 10 日发布的 2019 年《胡润百富榜》上,贾跃亭仍以 45 亿身家,排在总榜第 912 名。
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消息传出后,字母榜(ID:wujicaijing)找到了一些和贾跃亭相关的人士,他们有的是贾跃亭在乐视期间的下属,有的是被乐视拖欠款项的供应商,还有的是在贾跃亭打造的商业体系里赚到钱的人。
不管对其恨还是爱,贾跃亭仍在影响他们的生活。
乐视体育主播北环小黑:
在微博上看到贾跃亭破产的消息之后,我就知道,我的钱彻底没戏了。
当初和我对接的乐视体育员工都离职了,我再去要,人家回我," 哥们,我都离职了,你就别再缠着我了。"
我从 2013 年开始兼职做体育解说主播,2016 年初乐视体育拿到中超独家版权之后,就去了乐视体育。贾跃亭的微博还转发过我的解说,挺骄傲的。
最开始乐视工资发得挺准时,每两个月会把钱打到银行卡上。2017 年 7 月开始出现欠薪的情况,8 月份,乐视结清了之前的工资,但刚好那之后还有世界杯预算赛,算下来,乐视总共欠了我 3 万 5,欠了我搭档 1 万 5,当初,还是我把搭档介绍到乐视的,人情就算欠下了。
我们去催对接的导演,导演一直说在帮我们要,但就是要不回。后来看到 " 下周回国贾跃亭 ",我就知道,钱,是拿不回来了。
2018 年年初,一直跟我对接的导演也离职了,没人再跟我们联系。我们几十个主播自己有联系过律师、联系过媒体,但好像都没什么用。
后来不知道哪个主播找到乐视设备科的人,设备科的人说,想要钱可以,但是得把当初乐视配给他们的戴尔工作站寄回去。工作站的市场价是一万多,我们怎么会傻到先把工作站寄回去?
我们有个主播群,有三四十人,这个群已经很久没有人说话了。乐视已经离我们的生活很远了。
乐视的新闻我还会看,但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把钱要回来。你知道怎么把钱要回来吗?
乐视体育前员工傅科:
乐视体育是我 2015 年底毕业后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明显感觉公司不太好是 2016 年底,出差特别难批,之前我们部门出差很容易,有个项目,按照往常标准报了 7 个人出差,只批了 2 个。
2017 年初,我离职了,当初从乐视跳槽很好找工作,我也就没着急,到处玩了 1 个月。
等我开始正式找工作," 半个猎头圈把乐视员工简历屏蔽 " 那篇文章出来了,一些本来有意愿接收简历的地方都没了下文。
离职群里有很多难兄难弟,大家也会接到一些互联网大企业的面试邀请,结果对方一直在问乐视的内部架构、工作形式、子生态怎么运作,特认真,一直跟你聊,但关注的都是乐视的业务。
乐视经历最大的损失是职业生涯规划被打乱了,当初我的计划是,如果没有大的意外,在这家公司至少呆 5 年。
那时觉得自己在一家头部公司,做一个特别阳光、国家也支持的产业,能为体育产业做贡献。出事之后,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单纯了。
离职后,我找工作看了很多国企、央企,本来我特别不喜欢体制内的公司,但经历了乐视就觉得稳定还是挺重要的。
入职前,觉得贾跃亭是一个有情怀、有能力、敢赌的人,2016 年年会,贾跃亭唱了一首《野子》,虽然是假唱(录音棚录制现场假唱),但还是有一点 " 虽千万人吾往矣 " 的感觉。对他的感情很复杂,会有点唏嘘难过。希望他还能东山再起吧。
华南供应商杨勇:
我们是 2014 年左右开始跟乐视合作,给他们做一些广告物料。
我对贾跃亭本人不是很了解,就觉得乐视是一家影响力很大的上市公司,能跟他们合作很不错,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后来倒的那么快。
2015 年回款开始出现问题,正常情况回款账期是 1 个季度,但 2015 年初的款项,到 9 月份都还没收到。等到年底,觉得不对劲,就去了北京。
乐视欠我们 190 多万,对公司运营影响很大。因为资金问题,2016 年公司裁掉了 10% 以上的员工。我们还到处找人入股,最后让出 30% 的股份引入新股东才度过这个难关,股份是低价出让的。看到自己一手建立的公司,不得不低价转让股份,特别难受。肯定会恨贾跃亭,觉得他是个骗子,但恨也没有用,我们也没什么发泄愤怒的办法。
2015 年底和 2016 年底,我去过两次北京的乐视总部要钱。一开始还签过还款计划书,但都无法落实。之前对接过的员工都离职了,等到 2018 年再关注,公司连名字都改了,更别提找人了,欠款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我也尝试过法律途径,但我们上网一查,北京的法院已经受理了很多乐视欠款的案子,都没有结果,不仅拿不回钱,诉讼费也要打水漂。在乐视总部财务的办公室里,法院传票和各种欠款材料都堆成山了。
西南供应商邱杰:
我大概是 2013、2014 年开始跟乐视合作,给乐视手机做各种活动。
最初合作很正常,2015 年下旬回款开始出现问题,一开始说延期两个月,两个月后也没给。等到 2016 年过年,给了 3 万的过年费,再就没有了,总共欠了将近 70 万。
我们也需要给下面的供应商回款,那段时间经常有人来办公室堵门要钱。后来实在没办法,我把自己住的房子卖了,房子是我父母名下的。卖了房子,我就搬回家跟他们一块住。我现在还没结婚,没有房子,也是个硬伤。
卖完房子那天,在公交站,要分别的时候,我爸问我 " 钱够吗 ",我说 " 够了 ",他叮嘱完我好好工作,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五味杂陈。
我还是相信贾跃亭有一天会还钱,哪怕是看到了他个人破产的新闻。他到底是不是骗子,只能走到最后一步才知道,可能我今天说他是骗子,明天他就还钱了,除非是他正式发个声明,说这钱不还了。
周围同事朋友都说 " 别傻了 "、" 贾跃亭不会还钱 "。
人总要有个希望。比如一个人得了癌症,医生告诉他,他可能很快就吓死了。医生不告诉他,这人或许还能开开心心活很多年。人如果有希望,能活的很开心。
我如果欠别人钱,怎么样都会还,那么我就用这种视角看待其他人。
华北供应商张林:
真的没想到啊,现在还有人在关心这事儿,我都以为石沉大海了。
乐视欠我们钱没啥不敢说的,这是事实。到现在还欠我们 200 多万,贾跃亭没出国之前,欠了我们 300 多万,当时还了 100 多万吧。贾走了之后,到现在剩下的钱也没有音讯。
我们也去北京讨过薪,60 多家供应商天南海北地聚到北京,有云南的、内蒙的,还有沿海那边的,我们是欠的比较多的。当时乐视在河南做的很大,乐视电视、手机都很厉害。我们不直接跟乐视联系,最一开始跟着三星的供应商,后来乐视很红火啊,大家都往钱堆里扎啊,三星的供应商都去乐视了,我们当然也就跟着一起去了。没想到会突然有这种状况。
这几天说贾跃亭要破产重组,我们讨薪群里也在聊这个事儿,不知道他个人破产跟公司(指乐视)破产的概念是怎么划分的,对我们这些供应商的具体影响是怎样的。但这个钱我们当然是希望要回来了,话说回来,按照乐视跟我们签的合同,违约金都摞一厚沓了。现在我们也不追究违不违约的,能把欠的那些钱还了都成问题。
当然乐视我们还是认可的,就是现在没钱说啥也白费。贾跃亭这个人也还行,没什么可说的,不然那 100 万也没了。
乐视前高管杨向家:
这几天贾总在美破产重组的事儿我一直很关注。尽管媒体对他褒贬不一,但我个人觉得他是这个时代的商业奇才。
他在很多方面的能力是超群的,这你没办法否认。大家最近总说华为,其实就是贾总之前在做的事情,打通各个硬件,做一个统一的系统,一个良性的生态。就是 " 生态化反,打破边界 ",不过最后总被外界戏虐。遗憾的是,这种战略前瞻最后没有成功,就会被人说成骗子。这也是中国商业版图的氛围,成王败寇。
可你仔细想想,如果纯为了骗钱,他当时就可以套现 100 多亿,公司宣布破产,何必背着这种骂名,还将乐视的债务大包大揽到自己身上,还为了造车梦吭哧吭哧继续干呢?他投进去的那些钱,可都是真金白银。现在舆论环境有时候都在瞎起哄,不值一驳。
贾总的营销能力在中国企业家里面都是超一流的,所以后来很多讲生态模式的,都绕不开贾总的那一套思维模式,我们看乐视的生态图你会发现,后面很多做生态的,都跟那个图很相近,尤其是做硬件生态的,像小米、华为。
但现在大家只拿来他营销的这一点说,说他是个 PPT 骗子。接近他的人知道,贾总对产品极度痴迷,不然怎么会有乐视的电视、手机?
我在乐视移动的时候,安徽有个手机渠道商跟我讲,当年的日子是多么辉煌,这手机太好卖了,一个月就能挣 400 多万,他以前做小品牌,一年撑死了也就 400 万。后来我们也想,当时这种激进的打法,这种负盈利的定价模式,造成财务上出现了比较大的漏洞。
还有就是供应链当时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供应链说卖到 500 万台,就可以持平了,但实际上,卖到 500 万台的时候,还是每台亏 200 块,太便宜了,雷军都不这么干。
做汽车也是这样的,很多产品经理没有像他那样,具有坚定的前瞻性。FF 很多都是他定义的,包括内饰非常炫酷的大屏设计,底盘电池的设计,在行业内都是领先的。
很多人抬扛说贾总造车也是骗人的,可许家印又不傻。去年许老板投 FF 前,先做了很多密集的调研,甚至把样车单独拉到德国,不让 FF 的人陪同,单独找了一批专家做测试,足足开了 600 多公里,中间没断电,他是了解了 FF 这个车有多硬核之后,才拍板投的。
去年有段时间我是呆在 FF 的。资金出现了很大的困难,那会儿他经常出海钓鱼,大家都很担心他想不开。但实际上他是那种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很固执,对很多资产都太坚守了。乐视的资产,当时孙宏斌还说," 贾跃亭太爱惜自己的羽毛,一片都不愿意失去。"2016 年财务危机的时候,他是有机会的,移动业务有一个地产公司愿意出 200 亿买,他没动;易到也有人出 100 亿,他也没卖。他当时舍不得砍掉这些曾经构建的乐视生态体系。
FF 也是,不惜跟当时唯一的投资人许家印弄翻,也要掌握 FF 的实际控制权。现在又抵押掉 FF 所有的股权,用一种可能是最为可行,也最为妥帖的一个方式,为 FF 打工。
所以我觉得贾总一直是一个特别出色的企业家,只可惜自我管理,团队管理,财务管理,公司管理确实是他的一些短板,也有一点过于自负。
离开乐视的时候,我非常遗憾。当年我们是怎么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手机一个月出货 200 万台,当时没有一个手机巨头不恐惧这个速度。但这个时代说过去了,可能也就是个印记,我只能庆幸自己曾经参与过。从 2014 年,那时候市值才 200 多亿,贾总在酒仙桥医院打着点滴跟我们讲未来的规划,那时候七大子生态就已经跃然纸上了,手机都还没落地,汽车就已经规划上了,又过了两个月,汽车海外的创始人们就来北京开会了,一切都太快了。
如果贾总现在成功了,可能也会有很多金句被大家大书特书,他说:" 你不要在巨头的延长线上做创新,这是没有价值的。" 很多时候他也讲战略:" 站在未来看未来,站在未来看现在。" 这些在我人生里面是非常值得怀念,它可能无可替代。
我周围很多人都把贾总的《野子》设为手机铃声,他唱的自己直掉眼泪,其实就是在唱自己。你朋友圈过一阵子就有人会分享一下贾跃亭版的《野子》,他影响到了那些人,但这是有些悲凉色彩的。那是一个激进澎湃野心十足的一个时代,所以大家都很怀念那个时代。
(应采访对象要求,傅科、杨勇、邱杰、张林、杨向家为化名)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上一篇:水煮驴皮卖不动了,加点咖啡会好吗?
下一篇:上市 5 个月,裁员上千人
网贷查询-p2p理财-网贷预警-投资理财就上钱来也理财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7

主题

13

帖子

31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