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辗转于世界各地的阿富汗国宝,这次又站在了命运的悬崖边

[复制链接]
查看90 | 回复0 | 2021-10-15 04: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
最近美军撤离阿富汗,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被塔利班武装占领的新闻在媒体上随处可见,阿富汗民众挤在机场,想要搭乘美军飞机离开的视频也在网络上引起了很多关注。
跟孩子一起看新闻的时候,孩子问我,阿富汗在哪里?为什么会打仗?塔利班是谁?他们的总统为什么会跑?跑了老百姓怎么办?
我一直在想,该怎么跟孩子去聊这样一个新闻,突然想起前几年阿富汗国宝在中国各大博物馆展出的事情,最近一年,国内也一直在强调博物馆学习,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来说一说这个有着四千年文明史命运多舛的国度的故事。
就在前几天,塔利班武装人员占领了阿富汗总统府,美军和美国外交官仓皇逃离,阿富汗总统加尼更是在满载现金的汽车护送下逃离喀布尔。举世瞩目之下,阿富汗未来的命运走向了难以预料的未知,其境内数以万计的文物和文化遗产,有可能因突如其来的变故,再次命悬一线。
随着塔利班再次登上阿富汗的舞台,巴米扬大佛被炸毁的余悸尚存,我们不禁又一次将目光转向那些流亡十多年,才刚刚回归阿富汗的世界级文物,并为文物的未来忧心忡忡。
这个月,阿富汗博物馆相关工作人员曾打算将文物运送到相对安全的地区,但美军的仓皇撤离和塔利班的长趋直入,让尚未展开的“文物保护行动”戛然而止。


世界级国宝的诞生

在阿富汗这片有着四千年文明史的富饶土地上,曾相继孕育过许多强盛的王朝和灿烂的文明。从巴克特里亚、大夏到大月氏、贵霜帝国,几乎每个名字都在丝绸之路和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1978年在位于阿富汗北部的朱兹詹省蒂拉丘地遗址,考古队发掘、出土了21618件金、银、铜、象牙、宝石等各种材质制作的精美文物。这批文物包括有罗马金币、安息银币、希腊神像、中国西汉铜镜与丝绸、叙利亚或埃及的玻璃器物、印度象牙雕件等来自东西方不同地域的珍贵文物。它们向世人展现了这个站在东西方文化十字路口的古老国度,曾经的繁华盛景。
阿富汗的镇国之宝——五树花叶式黄金王冠


黄金王冠是在蒂拉丘地遗址中等级最高的一位女性墓主人的头上发现的。王冠的每个组件上,有规律地缀满了圆形薄金片和叶形花饰。5个片状的花形树,中央较宽,两侧依次变窄,造型上呈现出一种对称的拱极形。这种形状是早期中国十分常见的造型纹饰,表明这个王冠的设计结构很可能受到了中国的影响。
打开的黄金王冠


王冠通体使用黄金打造,并在最大程度上利用了黄金的延展性,每一个小金片都轻薄如纸。人们从它身边走过,气流的带动会使它随风摇曳,金光灿灿。
明显带有罗马服饰风格的勇士纹扣饰




受中国文化影响的神人驭龙吊坠 公元25年-50年 金、绿松石、石榴石、青金石、玛瑙、珍珠


这批出土的文物数量惊人,制作工艺繁杂。它们来自公元前的游牧民族墓地,是研究阿富汗地区突厥和蒙古后裔种群的重要依据。与此同时,精美的文物也将欧洲希腊-罗马文化与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文化完美融合,是东西方文化和审美碰撞的产物,也是丝绸之路上迄今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


国宝的黑暗时代与惊艳世界

多年的战争撕裂了国家,撕裂了民族,让阿富汗支离破碎。就连全球畅销小说《追风筝的人》和《国家地理》杂志封面的阿富汗少女,讲的都是阿富汗难民的颠沛流离。

阿富汗的国宝文物同样命运多舛。

1993年,一枚火箭弹击中了阿富汗博物馆的屋顶,毁掉了一副4世纪的画作,许多古代陶器化为瓦砾。青铜器也因高温而烧化,成为黑乎乎一团。1997年,第二枚火箭弹命中了博物馆。到了1990年代末,博物馆百分之七十的藏品要么被掠走,要么被毁。

消逝的巴米扬大佛


2001年初,塔利班部队炸毁巴米扬大佛的同时,洗劫和破坏了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和多个私人收藏博物馆。2001年2月,武装人员进入博物馆保险库,用斧头和锤子砸毁任何带有人体和动物形象的文物。几次之后,几千件无价之宝被毁,其中历史最久的可以追溯到两千年前。

被走私到英国的佛头文物


多年的战火,阿富汗文物屡遭劫掠、破坏。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作为其国内规模最大、珍贵文物最多的博物馆,始终无法逃脱恐怖分子的魔爪。据统计,该博物馆有近70%的藏品在战争期间被洗劫、摧毁。
为保护文化遗产,博物馆职员拼尽全力,将大批珍贵文物多次藏匿、转移。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老馆长把最珍贵的一批文物藏入了总统官邸地下的国家银行金库,要五把钥匙才能打开,馆长和几名同事分别保管钥匙,并约定如果谁遭遇不测就把钥匙传给最年长的孩子。
多次被炮弹击中,只剩空壳的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塔利班果然带着金匠和锁匠和武器去讨要这批文物。勇敢的工作人员在遭遇拷打和被监禁后,守住了秘密。
直到2006年,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帮助下,博物馆专家团队精心遴选出231件(套)珍贵藏品,以世界巡展的方式,流转于欧、亚、美、澳4大洲。这一次,不同于以往我们印象中硝烟弥漫、千疮百孔的阿富汗,一个惊艳了世人目光的、流光溢彩的阿富汗得以展现。
巡展的第一站是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这也是阿富汗国宝级文物被文博工作者努力藏匿保护,成功躲过恐怖分子的劫掠,历经20多年后的首次重见天日。时任吉美博物馆馆长哈金,曾带领考古队帮助阿富汗发掘并整理、修复文物。阿富汗文物出巡的首站选择在法国整理修复,也说明法国考古学界在研究阿富汗文物考古与修复方面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
贝格拉姆玻璃器最初在吉美博物馆修复时的场景


伦敦大英博物馆 “阿富汗:古老世界的交叉口”特展海报 ©大英博物馆


展陈的231件(套)文物,按四个出土地点,即法罗尔丘地(Tepe Fullo)、阿伊哈努姆(Ai Khanoum)、蒂拉丘地(Tilla Tepe)和贝格拉姆(Begram),分别展示了青铜时代、希腊化时期、月氏人入侵至贵霜王朝建立之前、贵霜王朝四个历史时期的珍贵文化遗产,是阿富汗多文明互融交汇的见证。它们均出土于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以前。
法罗尔丘地
据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和古埃及文明中考古发现的用青金石制作的大量艺术品可知,阿富汗文明的起源可能也相当的早,因为当时青金石的原产地只有一个,就是今天的阿富汗。
这些出土的金银器距今已有4千多年历史。据考古发现,其与两河流域、印度河流域的文明的有着密切的关联,这说明阿富汗在人类早期文明的发展历程中就是多文化交汇之地。
公牛纹碗残件 法罗尔丘地 公元前2200年-前1900年 金


阿伊哈努姆
阿伊哈努姆遗址是当时的阿富汗国王穆罕默德•萨米尔汗(1914-2007)于1961年在当地狩猎时发现的。1964年至1978年,法国驻阿富汗考古代表团(DAFA)协助阿政府考古发掘。因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发掘中止,发掘报告至今尚未完全出版。
二神驾车图像饰板 阿伊哈努姆古城神庙遗址 公元前3世纪 银质镀金


科林斯式柱头 阿伊哈努姆 公元前145年以前 石灰岩


阿伊哈努姆古城的建筑风格是古希腊式建筑和东方式建筑的结合,并以希腊为主。遗址发掘并出土了大量石、陶、象牙和金属的圆雕或浮雕,以及人物雕像和希腊及阿富汗本地的神像。不幸的是,战争期间这里沦落为战场。如今,地表遗存已几乎消失殆尽。
蒂拉丘地
因出土了两万余件金银文物的蒂拉丘地又被称为“黄金之丘”。除了文章一开始介绍的阿富汗镇国之宝黄金王冠及其他金、银饰物之外,黄金之丘还出土了我国西汉时期的铜镜。

蒂拉丘地出土文物中显示受我国影响最明确的例证,是分别在三位墓主人的胸部位置发现的铜镜。在中国古代,铜镜用在墓葬中,被赋予映照宇宙、沟通天地的功能。按墓葬中三枚铜镜的放置在墓主人胸前位置,定然不能以简单的照容功能来解释。说明我国某些与铜镜相关的信仰,可能已传播至此,抑或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贝格拉姆
644年,大唐玄奘法师曾路经贝格拉姆,并在《大唐西域记》中称其为“迦毕试”。亚历山大大帝时代,这里被称为高加索的亚力山利亚,要塞中驻扎了大量的马其顿人和希腊雇佣军。
贝格拉姆是沟通山南与山北最便捷的必经之地,战略位置尤其重要,如今仍是空军基地的所在地,外人难以踏足。
男青年胸像石膏圆板 贝格拉姆第13室 公元1世纪 石膏


于法国修复的彩绘高足杯(之一) 贝格拉姆第10室 公元1世纪 玻璃


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法国驻阿富汗考古代表团(DAFA)开始考查和发掘贝格拉姆古城遗址。经过两次考古发掘,考古团队先后发现了约2000件珍贵文物,无可置疑地再次证明了阿富汗作为东西文明交汇中心的独特历史价值:希腊罗马风格的青铜铸像和石膏浮雕、印度的象牙雕件、叙利亚的玻璃、埃及的银器和石制器皿等。甚至,还有9件中国汉代的漆器。
上世纪三十年代,阿富汗贝格拉姆古城与意大利庞贝古城几乎同时发掘,成为令当时世界考古学和艺术史学界无比激动的盛事。然而不无遗憾的是,该遗址已经毁于阿富汗的战火之中。


浴火重光后的国宝又将何去何从

终于,光辉夺目的231件(套)阿富汗稀世珍宝于2017年进入我国展出。
以故宫博物院为(2017)首,阿富汗国宝先后经敦煌研究院(2017)、成都博物馆(2018)、郑州博物馆(2018)、深圳南山博物馆(2018)、湖南省博物馆(2019)、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2019)、南京博物院(2019)、香港历史博物馆(2020)展出,辗转接力于北京、敦煌、成都、郑州、深圳、长沙、南京、香港等8个城市。
十几年间,这些世界级稀世珍宝被装在几个简陋的木箱子里,全球流亡,直到2020年才得以返回故土。
故宫博物院的特展海报


在我国持续展出三年多的时间里,前后共有140多万名观众观展,他们为国宝们在战乱中颠沛流离的命运和守护者的坚持而感动。
阿富汗的文博工作者们通过精美绝伦的文物向世界展示一个与发生血腥暴力战争不一样的阿富汗,以此来对抗恐怖分子毁坏古代文物、毁灭古文明的恶行,让世界人民意识到文化和宗教共融共存的事实。
这些经历战争劫难,被文博工作者们用生命作为代价保存、用尽毕生精力研究、修复的珍宝,其价值本身已经超越了文物本身的含义,也是阿富汗人民捍卫文化尊严的直接体现。
历史是一个文明的根脉所在,现代的民族国家之所以能够逃过战争、灾难而不被瓦解,其根源就在于人民拥有共同的历史回忆。就像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入口处的石碑上刻着的这句话:
“A nation stays alive when its culture stays alive.(文化不灭,民族永生)”

随着塔利班宣布重夺阿富汗控制权,这批文物再一次站在了悬崖边上。它们今后的命运,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几个月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刚刚发文纪念巴米扬大佛被炸毁20周年。巴米扬大佛的悲剧一直牵动着国际社会,人们期待历史不会重演,不会再有新的文化遗产遭此“厄运”。
正如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德·拉希米所说:“我们坚信我们所保护的文化遗产,代表着阿富汗人民的精神,并反映大家共同的历史。”
我们国家也经历过战争,经历过文物颠沛流离的岁月。在和阿富汗人民一起守护这些宝藏的同时,我们更明白守护的意义,也期待着阿富汗国宝的厄运被改写的那一天。
文章内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size=0.882em]撰文|二狗 值班编辑|小小



参考文章:
《文物学者呼吁国际社会关注阿富汗文物命运》澎湃新闻
《为避乱全球巡展15载,阿富汗珍宝将何去何从》澎湃新闻
《巡展结束,阿富汗传奇国宝安全回家》个人图书馆 Gomezq
《特写:“流浪”到香港的阿富汗国宝》新华社

来源:今日头条
免责声明: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qtshum@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上一篇:日本抗疫“不明不白”就这么“躺赢”了?各国专家开始猜想
下一篇:对着日本本土军演,中俄这次排场有点大,连“大驱”都亲自出动了
网贷查询-p2p理财-网贷预警-投资理财就上钱来也理财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30

主题

107

帖子

23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6